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病緣暫休通知

版主/末學近日生病、劇咳、咳血須調養、休息,發文質量恐暫減少,請各界道友、居士、讀者見諒。南無阿彌陀佛。

佛典故事:我的愛兒 My Dear Son

很久很久以前,他正青春。思想純潔,心性真誠,對人生充滿正向光明的夢想,很早就踏上求道之路出家當梵志,成為專修升天法的婆羅門。頭髮白了,色身老了,一路苦修到六十歲還是沒成道的他還俗了。

還俗還能做什麼?當然是走回家業。修行的路他是從此全盤放棄了!

六十歲還俗,回家,結婚,娶妻,一舉得子。沒開悟,沒成道,沒破身見,把兒子當成自己的骨肉分身,自己的一部分。我的兒子多麼可愛!又聰明,又討喜,口才好,無比出色!他把心全放在寶貝兒子身上足足七年之久,七年後兒子突然重病暴斃身亡。全心全意愛一個人愛上七年,現在突然只剩冰冷腐屍一具,身為父親的梵志無比悲哀。他日也哭夜也哭哭到肝腸寸斷,趴伏在兒子的屍體上緊緊擁抱住不肯鬆手,直到親族實在看不下去一把搶過屍體更衣入殮送葬為止。

「哭有用嗎?沒有。」屍體送走了,埋了,還俗的前梵志開始思索。

「我應該做點什麼。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我要找閻羅王要人!」他下定決心。

「喂,大家請聽我這個孤單老頭兒一問!閻羅王上哪找?」千里萬里不辭勞苦,一切都為了兒子。

「深山裏我的師兄弟啊,我尊貴的、已得道果的梵志師兄們啊,閻羅王上哪找?」尋尋覓覓重返婆羅門修行團體的他好憔悴。

「找閻羅王做什麼?你求什麼?」已得道果的梵志師兄們反問。

「我還俗以後結婚生個兒子,聰明伶俐相當出色,養到七歲突然死了。我實在太傷心,懊惱苦悶,沒辦法走出來。我想找閻羅王乞討回我兒子的命,帶他回家還陽復生,長大以後幫我養老、送終。」他再傷心依然保留著修行人真誠的特質,承認養小孩是為了自己的好處,替自己晚年打算。

「哎,閻羅王住的地方哪是一般人能去得了的?你又還沒死!看你方便,從這裏出發往西方前進,過四百餘里後會遇上一條大河,河裏有一座特地提供給天神出巡人間時寄宿的化城。閻羅王每個月都會路過這座特別的化城,你把齋戒持好試試看!」

「師兄們,太感謝了!」還俗的老人歡天喜地離開深山,向大河行去。一路辛苦,他咬牙苦撐硬是撐到了化城。多華麗的天神旅宿之城啊!城是城,殿是殿,屋宇裝飾繁複精緻好比忉利天似的!

「閻羅王大神在上,在下求見!」他燒香祝禱,十分認真。

「誰?」閻羅王的守衛上前盤問。

「我以前出家當梵志,沒證果,沒得道,六十歲還俗結婚,生下一個兒子。我養他七年,他最近突然病死了!請閻羅王大慈大悲施大恩惠,把我兒子的命還給我!」

「好啊!」閻羅王很爽快馬上同意:「你兒子現在在東園裏玩遊戲,你自己去找他帶他回家就好了!」

「感恩閻羅王!讚嘆閻羅王!在下馬上去找!」他興奮不已,老淚縱橫轉身就朝東園衝去,一眼就在玩遊戲的孩子堆裏找到自己引以為豪的出色兒子,奔上前一把抱住:「我的好孩子!心肝寶貝乖孩子!爸爸好想你!爸爸吃不下、睡不著,一心一意只希望你起死回生!你想不想爸爸?爸爸好苦!」

「你是誰?」小孩大吃一驚,掙脫老人的懷抱。「我又不認識你!你這個癡呆老人是不是頭殼壞去啊?你根本不講道理嘛!以前在人間我只是暫時寄住在你家,臨時當一下你兒子而已,我又不是你的!你少在那邊亂講話!我在這裏有我的親生父母,你這個外人怎麼可以隨隨便便亂抱我?」

「……可是……」小孩子用面對陌生人的冷淡拒絕上一世的人間父,只認當下的新版父母。殘忍的事實與冰冷的童言童語震碎還俗老人的心,讓他忍不住當場痛哭失聲。怎麼會這樣子?全心全意深愛的兒子為什麼轉世投胎就變成陌生人?聽說在舍衛國祇洹精舍開示說法的佛陀十分了解人類神魂變化、投胎轉世這類事情,不如就去請問佛陀本人吧!

情執住著在往生愛兒身上的還俗老人不放棄天倫夢,趕到精舍頂禮事畢便問:「我的兒子實實在在就是我的兒子,往生重新投胎以後就不認我,不認我這個親生爸爸,反而頂嘴叫我愚痴老人,說他上輩子只是暫時當我兒子而已,從今以後半點父子情份都沒有了!怎麼會是這樣的因緣?」

佛陀慈祥地注視苦惱到極點的老人,單刀直入開示:「你真的很愚痴!人一往生後就另外輪迴轉世,這一世的父母、夫妻、子女因緣都是暫時相聚的短期假相,就像一群人臨時一起投宿旅館,睡一覺起床隔天就各奔西東!你的心迷掉了,愚昧執著兒子實實在在是自己擁有的,才會為了他憂慮、悲傷、痛苦、懊惱,不識本心,心念沉溺在生死大海!有智慧的人不貪著世俗恩愛的短暫法相,知道它無常痛苦的本質,捨棄恩愛,勤學經戒,息滅識陰、想陰等五陰妄境,出離生死。」

老人一聽突然懂了。自己一條命本即無常,更何況是短短一生中暫時相會、終須別離的妻子、兒子?家人不就只是時空旅程中的過客?不如出家!「佛陀,我想出家。請收我當弟子!」退道心又飽受愛別離苦折磨的老人祈求。

「很好!」佛陀說。

老人的頭髮自動落盡,袈裟自動上身,當場現出家相,正思惟佛陀開示法要義理不久便全盤斷除貪愛妄想煩惱,當場證得阿羅漢果!


原典出處:《法句譬喻經 道行品》


-修行筆記-

佛言:「人榮妻子不觀病法,死命卒至如水湍驟。父子不救餘親何望?命盡怙親如盲守錠。慧解是意可修經戒,仂行度世一切除苦。遠離諸淵如風却雲,已滅思想是為知見。智為世長憺樂無為,如受正教生死得盡。」

世俗的追求,包括情欲結合、親族天倫、香火傳承等世人習以為常的愛染親緣關係在內,無一不是預約無常生離死別的悲哀痛苦,先甘後苦,先樂後悲,先喜後憂,先笑後淚;生死一隔輪迴異身,對面不識猶如陌路!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殺因,殺果

國家社會鼓勵殺生,我的長輩前半生跑船補魚為業以為正當,直到老來獨生子被殺身亡。

殺別條命無感,死到親生兒子才痛苦,從此吃素學佛戒殺生。

我的「重葷家族」有很多現世報都報應在至親身上,夫妻、父母、子女、手足生離死別或四分五裂分居異地家庭不圓滿。過來人,好意勸不知死活的居士戒殺生,倒被頂嘴「造口業」。

不受教就不是法師的過失。

殺生者,不外乎破壞動物道、畜牲道的完整家庭,故意讓動物道眾生家庭破碎、生離死別。因地上破他家庭,果報上人類自己的家庭就不圓滿,人類自己家道不全,生離死別,多瞋多怨多鬥爭。

另日殺業殺報現世報現前,家庭離異、不睦、失和、重病、多諍、生離死別、白髮人送黑髮人時,別怨師父沒有事先警告。菩薩畏因,眾生畏果,因地上嗜殺好他死,果地上家庭不美滿:「親族離異,家庭不全」是殺生最明顯的現世報,或夫妻不和、分居、離異、一早亡一守寡,或白髮人送黑髮人,或親族多瞋多諍不和睦,或至親多病多兇衰多災難。


此肉非彼肉

知識份子一直主張佛陀時代可以吃肉(三淨肉、五淨肉),小僧再度說明。

三淨肉、五淨肉是指「非被謀殺致死的動物屍體」,自然死亡者,以佛陀時代病死、老死、非人類故意屠殺致死的動物屍體為主。

現代消費者肉品只要合法者都是屠宰而來,顧名思義,故意謀殺而來,完全不符合三淨肉、五淨肉的定義。吃屠宰場或私宰的動物屍體犯殺戒。

古今肉品標準相反,古代的「淨肉」被現代人定義成劣質品,消費者針對「病死豬」、「狂牛症死牛」、「年老色衰往生的老母雞」這類屍體可以申訴,構成非法/劣質食品。

為免知識份子受限於自己的嗜肉習慣聽不懂,用人屍講解。

假如是重病死亡、年老衰竭死亡、意外災害身亡等的人屍,不是人類故意殺死亡者,亡者的屍肉定義類比「淨肉」,不犯殺。

假如沒生病、沒衰老、沒意外、沒災難,活生生好好的一個人類被其他殺人犯拿兇器加以屠宰、分屍、切塊、販售、烹飪成人肉大餐來親朋好友一起享用的話,由於是殺人犯故意謀殺獲取的屍體肉品,這類被屠被殺人屍定義類比「不淨肉」,犯殺。

吃肉的知識份子不知道為什麼持戒吃全素的在家佛子通常「只」跟一樣持戒吃全素的在家佛子結婚,很少跟吃蛋、吃肉、喝酒的其他信仰者戀愛、交往、結婚、成家。

一生吃葷食,從九孔穴竅到全身毛孔都散發屍臭味。沒吃素聞不到(二十四小時習慣自己的屍臭體味,對別人身上的屍臭就無感以為正常),吃素以後一聞就知道。像戀愛、結婚這類會導致種種肢體親密行為、身體短距接觸、體味體液交換的行為,對吃全素的人而言,面對吃肉的人就像跟屍體接吻、跟屍體擁抱、跟屍體行淫一樣全程充滿屍體惡臭,非常折磨。

或許有人會舉出反證,誰誰吃素也嫁了吃肉的老公啊!原因通常是女方只是偶爾吃素,沒持戒,長期接受雞蛋、肉邊菜、方便素、甚至隨機應酬開葷吃肉飲酒。既然沒有正式吃素又不排除隨便破戒、亂開方便,經年累月習慣蛋、肉、酒、五辛的葷辛氣味,跟好肉的丈夫一模一樣全身屍氣,自然不會嫌對方身上的屍味。臭味相投就能嫁。

真正茹素、全素、五辛都不碰,堅持五戒與正知見還能忍受與吃蛋、吃肉、吃五辛、不持戒的配偶結婚行淫的佛子?我一輩子沒遇過。例外是原本持戒修行、為淫破戒後嫁夫隨夫也五戒漸破、走回頭路吃蛋吃肉飲酒的退道心個案。既退道心就完全同流合污,隨業流轉。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表相與真義:藍色雨衣

Famous Blue Raincoat 歌詞是一則禪公案,參透就不難理解詩人歌者為何晚年出家,勤修禪坐。

歌詞表面上有「三個人」,事實上只有兩個人,一活一死。一個是詩人歌者本人,另一個是嗑藥過量致死的女朋友。她意外暴斃於吸毒藥癮以後,他以自我剖析的方式回顧這一段完全沒有結果的感情,將他自己解離成兩個分身,一個是功成名就以前的花心浪子,一個是功成名就以後的職業歌手、作家。他知道他自己無常改變,更知道她愛戀執著的真正對象是過去的自己,不是現今這個工作狂。等不到她是一種非常晦暗的筆法,直指她往生後陰陽兩隔。

我在青春期買這張唱片(同名女聲版)當聯考熬夜音樂,從來沒料到日後原作音樂人先出家,我後出家。以前沒空研究詩一樣的歌詞真意,也不曉得它的主題是「吸毒致死」,死亡。

人的生涯規劃源自對死亡的理解。

理解兩極化,一在家,一出家。

可惜他還俗了。事實上保留僧眾身份一樣可以創作修行音樂、心靈音樂、死亡音樂等,不一定非穿回俗服死在俗服下。



人生歷練膚淺或詩詞造詣普通的人很容易依文解義,想當然爾以為這是一首描寫一女二男三角戀情的通俗民謠,沒想到自剖式的文學佈局意在言外大談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