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台灣文化日(一)恐龍觀

生死事大,無常迅速。
莫道戲夢人生閒說愁,恐龍遺骨無聲說法!


飛翔劃空而過,展翼,放爪,穿越時空。



於現代象瀕臨絕種的當下,長毛象即將重生於尖端基因科技。



痛入骨髓,這一場深刻的石化纏綿。影子不等了。



背影好長,你記得人類還未誕生的初初本來面目。



中場默默




沒遇上中國人的長毛象多幸運!象牙不雕球,三代藝匠不必被殺。



並肩而行在石油耗盡的世紀,我們邊騎草食性恐龍邊吟唱詩歌。



就在一又七分之一秒的數位魔幻內俯視人類咧嘴一笑。



影逐枯骨,枯骨追影,重重層層,華嚴無盡。



凡有女王,騎士隨侍。見此一嘯,人皆成俠。



誰來舉辦一場無聲的舞會?



地主龍主布施主寶號如上,特此感謝。


凡有幾分俠氣詩情的都迷恐龍。醉人芳骨,迷人英姿,小巧恐龍蛋與成體龐大體積的強烈反差是生物史上唯一。

恐龍的愛非常暴力,非常霸氣。為爭一隻稀有的雌龍,雄龍爭地盤打到你死我活,誰活下來誰交配。爭到山頭把雌龍藏在窩裏,生了龍蛋又斤斤計較小龍性別與未來江山,非趁雌龍出門偷偷把尚未出生或年幼力弱的小雄龍謀殺至死不可,僅放過比例相對少的小雌龍。升格為母龍的雌龍的愛情到此為止,此後年歲與父龍為敵,雌雄交戰,日夜為下一代的生死存亡搏鬥。交配以外,公母樹敵。

男獸活得下來仰賴女獸的戰力。唯有母權挺得住,雄性新生代才躲得了父權的殺性與暴虐……沒有女力、女力過弱、女口不足的物種只有絕種末路一途。

慈悲最有力。不慈悲,等滅絕。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當下總畢業

慈祥的慈濟老菩薩們異口同聲認證此僧「大學剛畢業」。怎麼每年都在畢業、二十年紀念將至依舊才畢業?

古德悟這話:「張豆腐,李豆腐,明朝依舊打豆腐!」小僧敬古尊宿現代新和:「仙畢業,仙畢業,年年依舊剛畢業!」

珍藏古書上頭印個「小龜佛山」地名寶號,有點神仙傳說,土紅,跟台灣有不淺淵源。這麼年年月月不離畢業來著,話也頭,念也頭,心也頭。另日起個「仙龜佛山」靈動妙號好了,跟龜龜一起住去。


嫁妝


在中國皇室,家不是講「愛」的地方。
權力、金錢、階級、生殺予奪;
你死我活、明爭暗鬥才是皇族的家務事。

說者:「兩隻蟲代表多子多孫,是皇妃出嫁的嫁妝。」

小僧:「兩隻品種不同的蟲怎麼生?古代皇帝沒學問不懂生物知識?」

她臉色大變:「不要亂講話!」

我還不理解她緊張什麼,左繞右拐給帶去觀賠葬品,指著蟬形屍口玉又再強調一次:「蓋這個代表不要亂講話!」

查了查資料,懂了。一嫁嫁入豪門血案。親姐妹二女共事一夫,姐瑾妃不受寵,妹珍妃受寵卻開罪太后被賜死葬身井內。不受寵的沒懷孕,受寵的被家暴流產。故事說到最後,亡國前的皇帝死於砒霜,兇手版本很多,全是權貴圈中人。

她一定知道這段史實,知道才害怕。皇朝就像一粒華美奪目的藝術白菜,蝗蟈兩隻蟲啃咬著、分食著,未產下半卵一蟲便雙雙身亡。兩隻小蟲怎麼會是預言皇子皇孫?她們不是一對悲情姐妹嗎?

這美麗貴氣的、皇廷奢美遮遮掩掩的、彼此陷害謀殺的帝室家暴啊……比中產階級家暴還殘忍!

蟲如何比喻多子多孫?蟲,幼童期長,成年期短,交配期畢緊接著死亡期。是誰預言了?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It

師兄弟知道我嗜文學並不吃驚。中文研究系所科班出身、氣質典雅超塵的前中文教授法師甚至以憐愛學生的眼光注視我:「可以讀文學啊!好的文學。師父有說過可以讀,選好的。」但師兄弟知道我嗜原版英文文學時態度就非同小可了。或怨:「怎麼不讀中文版?哪有台灣人一天到晚抱著英文書?」或笑笑贊助、默默支持、熱心研討。外文研究系所科班出身、氣質奔放活潑的眾多法師們以同類之心相待,說不完的話題與分享。

「你讀史蒂芬金?不會吧!」美好的美國書店裏一本精裝全新的It只要美金一元。相當於用台幣三、四十元買到原價一千多元的新書。法師精彩完表情隨手散花似拋完滿室嘆訝,微搖頭,隨我去。會成天寫詩拍花追松鼠的師兄弟本來就外星人,這麼想。

全新原版It排序在厚厚的美國近代史、美國宗研所博士佛教暢銷書、英版聖經、英版可蘭經、後現代宗教小說、法律文學、園藝需知、……大量讀物之後,一直到它淺淺擱在台灣道場圖書架上安板都沒空讀。拖到這一部經典反霸凌犯罪心理恐怖小說拍成畫面唯美的電影才終於有空了。當初吸引我花一美元買下的是它的簡介伏筆:孩子們充斥惡夢、暴力、謀殺的童年與皮笑肉不笑的殺童魔小丑。直覺上,它觸及的核心課題是虐童問題與霸凌暴力。父女性虐,父子家暴,母子軟禁,校園幫派暴力,虐殺兒童,肥胖歧視,相貌歧視,女性暴力,性醜聞謠言,屠宰場不人道動物謀殺,It碰觸的議題在成書年代是各國社會禁忌,年年死傷無數卻被大量成人遮掩隱瞞。

It成功召喚我的恐怖記憶。傳統市場外,幼稚園中小班的我呆立著等祖母買菜,遠遠看大馬路對面一群年紀約莫國小中高年級的男孩子在烈日下進行激烈的肢體遊戲,奔跑,衝撞,扭打,閃躲,追逐。我專注地看著,直到其中一個男孩被其他男孩意外推倒,他的其中一隻耳朵命中路邊攤附近尖銳的木條深深插入,當場從他下垂的耳朵流出大量乳白色的濃泡液體。時差幾秒,他從喉間撕裂般爆出高分貝的哭叫聲嚇壞沿路擺攤的成人與不知所措的同伴,我也傻了。他撲地痛哭,大人們衝出來扶他,大人們問他是誰家孩子,大人們狂奔到府叫他媽媽出面,她在幾分鐘內現身架他上車送醫……

他會死嗎?(我自問自答)

只是一個耳朵壞掉不會死對不對?(好痛)

他們打架還是意外?(男生真粗魯,我打架從不弄壞別人耳朵)

童年本來就是一場掙扎求生的惡夢。我們目送小夥伴病故身亡或受虐挨揍或被雙親遺棄,我們討好大人、服從成人以避免成人打罵施虐,我們走過女生圈、男生圈各式各樣各種身份年齡的不同暴力風格,我們冷冷忍耐男性長輩們邊翻色情刊物、租色情錄影帶邊譏笑男玩伴們乳臭未乾沒經驗的低俗對話再淡淡聽激將法過後一起偷零用錢去嫖年紀很老的妓女的小學男孩膚淺的吹牛,我們躲色狼,我們經年累月被大人恐嚇懷孕墮胎會毀掉一個女孩一輩子,我們在同學間忍耐沒個盡頭的結黨組派小圈圈……It太寫實了,寫實到把吞食人間的普及暴力文化形象為千變萬化的吃人小丑。死亡與暴力的的確確與童年相依相偎共伴而存,死亡是生命揮之不去的影子,而暴力是血書的虐詩。童年本來就是私恐怖片,一人一部,我如何忍心生個新生命來飽受折磨?

自我防衛機制讓每個人的童年記憶自動剪接排版放大縮小修圖換裝。如果記憶百分之百誠實忠於實相的話,世間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童年不恐怖。在三毒無明熾盛的成人底下掙扎成長、拼命自保,誰沒痛苦過呢?

It指涉的真的只是變態殺童小丑嗎?


四無礙智

「四無礙智」者:義無礙智、法無礙智、辭無礙智、樂說無礙智。

「義無礙智」者,用名字、言語所說事,各各諸法相。所謂堅相,此中地堅相是「義」,地名字是「法」,以言語說地是「辭」,於三種智中樂說自在是「樂說」;於此四事中通達無滯,是名「無礙智」。濕相水,熱相火,動相風,心思相,五眾無常相,五受眾無常、苦、空相,一切法無我相。如是等總相、別相,分別諸法亦如是,是名「義無礙智」。

「法無礙智」者,知是義名字,堅相名為地,如是等一切名字分別中無滯,是名為「法無礙智」。所以者何?離名字,義不可得,知義必由於名,以是故次義有法。

菩薩入是法無礙智中,常信法,不信人;常依法,不依非法。依法者,無非法事。何以故?是人一切諸名字及語言知自相離故。

以是法無礙智分別三乘,雖分別三乘而不壞法性。所以者何?法性一相,所謂無相。是菩薩用是語言說法,知語言空,如響相,所說法示眾生,令信知同法性。所說名字、言語通達無滯。

當以言辭分別莊嚴,能令人解,通達無滯,是名「辭無礙智」。

「辭無礙智」者,以語言說名字義,種種莊嚴語言,隨其所應,能令得解。所謂天語、龍、夜叉、揵闥婆、阿脩羅、迦樓羅、摩睺羅伽等非人語;釋、梵、四天王等世主語,人語;一語、二語、多語;略語、廣語;女語、男語;過去、未來、現在語——如是等語言,能令各各得解。自語、他語,無所毀譽。所以者何?是一切法不在語中,語是非實義;若語是實義,不可以善語說不善。但為入涅槃故說令解,莫著語言!復次,用是語言,能令眾生隨法義行。所以者何?言語皆入諸法實相中。

說有道理,開演無盡,亦於諸禪定中得自在無滯,是名「樂說無礙智」。

「樂說無礙智」者,菩薩於一字中能說一切字,一語中能說一切語,一法中能說一切法。於是中所說皆是法、皆是實、皆是真,皆隨可度者而有所益。所謂樂修妬路者為說修妬路,樂祇夜者為說祇夜,樂弊迦蘭陀者為說弊迦蘭陀,樂伽陀、優陀那、阿波陀那,一筑多、闍陀、為頭離、頞浮陀達摩、優波提舍,皆為說是經。

是菩薩智慧無量,一切論議師不能窮盡,亦不能壞。是菩薩得是無礙智,轉身受生時,一切五通仙人所有經書、呪術、智慧、技能,自然悉知,所謂四韋陀,六鴦伽呪術,知日月五星經,原夢經,地動,鬼語、鳥語、獸語,四足獸,鬼著人語,國王相占豐儉,日月五星鬪相,醫藥,章,算數,卜,歌舞,伎樂——如是等工巧、技術、諸經盡知,明達過一切人及諸外道;亦不自高,亦不惱他;知是俗事,不為涅槃。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