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川普法門

我知道
總統不是小和尚
一國之尊何必親手供花
如果川普修花供養
川普何嘗不是法門

白宮玫瑰花園依舊芬芳
台灣水仙百合全熱到爛光
熱浪燒灼美麗之島歷史花田
一朵都不開
一束也供不出來

下午三點半
西半球第一強退出《巴黎協定》
東半球最無奈開不了供佛鮮花
滿頭大汗且無言
頭頂烈陽修空觀
自問自答
屬於誰的美國記憶還在

我一石一石開墾的美國蕃薯葉菜園
寶貝呵護的兩株美國玫瑰
勤奮澆水除草的美國藥草園
我發呆專用的美國仙客來
嬌美的美國山茶與諸芳對望
美國盛夏絕對熱不死的爆量草原野花
美國供不完的四季鮮花
美國氣質奔放的桃花櫻花蘋果花
百分之百符合花供標準的美國無刺大玫瑰
我的心難道留下半片在那花海活葬

我知道
一介平凡弱國小師如何上達天聽
宗教師無花可供的小事
何德何能影響政要國際政經佈局
無法求中文唐詩唱得絕讚的可愛小妹妹求她阿公
無法求才貌雙絕的智慧型美媽求她老爸
甚至無法求人類史上驚為天人級的第一夫人求她老公
更別提叫醒睡臉好看至極的小帥哥跟他爸爸討商量
連想出個書都被嫌沒有達賴喇嘛的名氣不會賺
堂堂美國大元首大人物怎可能聽見我
看見我
讀我
而且只為幾束
幾朵
開在國家定位不明確的萌萌小島上的
手拈禪花
為僧重返「讓地球再度偉大」的《巴黎協定》

修到從空出有

心生萬法妙有難思

川普法門


空與有

如虛空,諸法亦如是,但有假名而無實。以是故,「諸菩薩知諸法如虛空」。

《大智度論卷第六》

入三解脫門:空、無相、無作,則得涅槃常樂故,是名甚深法。

《大智度論卷第六》

「有」有三種:一者、相待有,二者、假名有,三者、法有。

《大智度論卷第十二》

能觀諸法空,心得離諸法,知世間虛誑如幻。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

佛法有二種空:一者、眾生空,二者、法空。說無我,示眾生空;說無有法,示法空。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六》

空無所有,是十方諸佛、一切賢聖法藏,如《般若波羅蜜.囑累品》中說:「般若波羅蜜是三世十方諸佛法藏。」般若波羅蜜,即是無所有空。佛或時說有法,為教化眾生故,久後皆當入無所有法藏中。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六》

諸佛有二種說法:先分別諸法,後說畢竟空。若說三世諸法,通達無礙,是分別說;若說三世一相無相,是說畢竟空。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六》

若無相中取相,非是無相。是無相名為不可得空:是中無相亦不可得,空亦不可得,是故名不可得空。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六》

三三昧、三解脫門:空、無相、無作。是空三昧,緣身、受、心、法,不得我、我所故名為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今有為法二因緣故空:一者、無我、無我所及「常相不變異」不可得故空;二者、有為法、有為法相空,不生不滅,無所有故。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有為法、無為法空者,行者觀有為法、無為法實相,無有作者,因緣和合故有,皆是虛妄,從憶想分別生;不在內,不在外,不在兩中間。凡夫顛倒見故有;智者於有為法不得其相,知但假名,以此假名導引凡夫,知其虛誑無實,無生無作,心無所著。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以有為空、無為空破諸法,令無有遺餘,是名畢竟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若有所說,皆是可破,可破故空;所見既空,見主亦空,是名畢竟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一切法畢竟不可得故,名為畢竟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性空」者,諸法性常空,假業相續故,似若不空。譬如水性自冷,假火故熱,止火停久,水則還冷。諸法性亦如是,未生時空無所有,如水性常冷;諸法眾緣和合故有,如水得火成熱;眾緣若少若無,則無有法,如火滅湯冷。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若無我、無我所,自然得法空。以人多著我及我所故,佛但說「無我、無我所」,如是應當知一切法空。若我、我所法尚不著,何況餘法!以是故,眾生空、法空終歸一義,是名性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諸法中皆無性。何以故?一切有為法皆從因緣生,從因緣生則是作法;若不從因緣和合,則是無法。如是一切諸法,性不可得故,名為性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有為性三相:生、住、滅,無為性亦三相:不生、不住、不滅。有為性尚空,何況有為法!無為性尚空,何況無為法!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聖人清淨智慧力故,分別一切法本末皆空;欲度眾生故,說其著處,所謂五眾、十二入、十八界等;汝但以無明故,而生五眾等自作自著!若聖人但說空者,不能得道,以無所因、無所厭故。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聲聞畏惡生死,聞眾生空,及四真諦,無常、苦、空、無我,不戲論諸法。如圍中有鹿,既被毒箭,一向求脫,更無他念。辟支佛雖厭老、病、死,猶能少觀甚深因緣,亦能少度眾生。譬如犀在圍中,雖被毒箭,猶能顧戀其子。菩薩雖厭老、病、死,能觀諸法實相,究盡深入十二因緣,通達法空,入無量法性。譬如白香象王在獵圍中,雖被箭射,顧視獵者心無所畏,及將營從安步而去。以是故,三藏中不多說法空。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一》

無方便力故,入三解脫門,直取涅槃。若有方便力,住三解脫門,見涅槃;以慈悲心故,能轉心還起

《大智度論卷第三十六》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對上以敬好難?

「殺淫之罪」讓長輩失去晚輩的真誠尊敬

從小到大讀過的二戰史或看過的希特勒片等嚴肅探討大屠殺史實的媒材一直沒有解決這三件事:

一、男女夫妻生出畜牲時為何完全零國際責任、零社會責任、零道德責任?因為一場性行為慘死幾十萬人、幾百萬人可以拍拍屁股,沒事?

二、千古政界出大屠殺犯時,千古宗教界無力可擋,甚至盲從權力用宗教理論為大屠殺背書。宗教師能力差到只會管百姓、小人物,對人魔完全沒辦法?

三、祖上無德且暴虐,我們的基因裏有大量來自殺人犯、淫魔、罪犯的壞基因。全球惡人比例相當高,沒有任何國家有能力阻止惡人配種繁殖,這是小規模的優生學能解決的嗎?

這陣子台灣長輩們一直抱怨得不到年輕人尊敬。小僧分享一點點人生經驗:代代新生代對上一代、上上代心有怨恨很正常,尤其兩岸。對岸也一樣,小孩子騎在父母師長頭上的一大堆。理由?

一、華人圈養兒防老。知道目的以後,年輕人高比例覺得自己只是有血緣的義務員工,生自己來賺錢養老。

二、兩岸生涯處境都很糟:這岸有人權、有民主、有法治,沒有國際公認的國格身份,一輩子怕亡國、共產化。對岸有國際公認的國格身份,沒人權、沒民主、沒法治,一邊口頭叫著武統台灣一邊自己家生的兒子女兒被政客屠殺掉還被國家正當化。不論生在哪岸都是殘缺人生,有一點想法的年輕人都自覺是被父母故意生來吃苦,雖然被孝道倫理壓制不敢對長輩發飆,對同輩、朋友卻大吐苦水。

三、「權威」在華人圈傳統上不必長輩修心修行去贏得;兩岸有大量為人父、為人夫者一邊通姦外遇一邊被子女當成聖人敬拜的舊式風氣這十年內開始崩解。新生代愈是受現代教育愈容易看破上一代私生活淫亂失控的社會現實,長輩很難強求書本道理讀得比老人多、資訊來源比老人廣的年輕人對性道德敗壞的長輩們保持舊式尊敬。民國五十年、六十年以後出生的所有世代受夠了父母通姦或帶外人回家過夜行淫事或頻繁換性伴侶或包養二奶三奶情婦情夫的人生困擾,困擾到互吐苦水,很難把欲心熾盛的長輩當聖賢敬重。

四、歐美的嬰兒潮世代已是老人潮,很早就發現他們跟下一代有道德代溝。他們老人家直接上網抱怨新生代太禁欲、太節制、性生活太不活躍,讓他們整群被性解放思潮、用性愛反戰的反戰教條思想洗腦的世代受不了。他們抱怨新生代過分清心寡欲、對淫欲不夠有興趣,就跟台灣的老人潮時代開口閉口叫新生代找情欲對象、找人懷孕生產的反應一模一樣:性觀念懸殊造成人生觀迥異,構成嚴重世代代溝與思想不合。西半球的老人抱怨得比較早。

對「殺」「淫」二事的基本人生態度會大幅定調時代精神與歷史風貌。我同情老人家,也同情新生代。落差太大是既定共業,請大家多忍忍,再忍幾年,世代交替陣痛期過了就好了。


簡答「佛陀吃肉說」

知識份子的身份,嚴格說來,難度難修,世智辯聰。

吃葷的在家眾非佛子說:「佛陀也吃肉。」針對這個說法,小僧謹提出四點:

一、知識份子有高比例反吃素、反戒酒、反梵行,完全支持食色性也。想修行的人口比例甚至遠低於讀社會大學的非知識份子。

二、上一位當場質疑戒律且當場秀出外道書籍主張肉食的是某現任律師。她完全不持戒也反戒律,主張修行只要修心就好。長談數小時後才終於坦白她的婚姻有嚴重的問題,繞了大彎講了一部談主管通姦主題的電影,沒說有通姦(邪淫)狀況的是她或丈夫。這是知識圈的常態:反迷信,反戒律,甘心承受所有不持戒的現實惡報與因果代價。這是現實公案,夫妻不持戒到婚姻破碎還是照反戒律。

三、「佛陀也吃肉」的講法有三大主因:阿含系統,上座部佛教現狀與漢傳系統帝王擅改僧戒的史實,以及關於「三淨肉」、「五淨肉」的文義解釋、戒條推論。知識份子(尤其學法律的人)框在台灣的實證法系統,通常思考法律時絕少加入文化脈絡與語言學哲學分析。「三淨肉」、「五淨肉」在印度時空下絕大多數指自然老死的動物(病死在路邊的野獸或老死的家畜等),現代形同集中營式的故意大屠殺風格的屠宰場出品的屍肉完全不符合最粗淺的「三淨肉」、「五淨肉」文義解釋。如果完全依世智辯聰解釋「三淨肉」、「五淨肉」,依「純」文義解釋,人類不只可以吃動物屍體,連自家自族因為年老、生病、意外身亡等非因謀殺死亡的自然死亡人類屍體全都可以吃,只要火淨(fully-cooked)就好了。

四、出家前到出家後,前後跨二十幾年,九成以上開口跟我談「不要吃素」或「信佛學佛可以吃肉」的在家人幾乎真正的目的都不是在飲食,而是在淫欲。有的直一點放話想追或喜歡你,有的誇你可愛為什麼要修行,有的替別人當說客談「葷素配」,有的安排飯局不斷明示暗示。這是個性扭扭捏捏的台灣人不敢單刀直入挑明說的試探:如果你肯破戒吃肉喝酒,下一步破色戒跟我們世俗人一樣過性生活就有可能。正為此,這群試探型、拉媒型的俗人只要發現沒辦法激起對方重拾「過吃屍體的人生」的欲望或知道更進一步「過身體交配的人生」無望,很快就會放棄。

以前我不知道表面上言語保守的台灣人如此熱心於私底下彼此教唆破戒、互相湊對或彼此安排情欲機會,學佛二十幾年遇太多以後見怪不怪。這就是我認為台灣人一點也不保守的理由:身體行為不保守,保守的只有語言用字。

想業障 Missing Karma

老和尚教弟子的手眼不同凡夫,我們都知道。舉例來說,我有兩個師兄弟就被師父「調教」或「磨鍊」得很淒慘。

她們的修行瓶頸都一樣:想男人。都是知識份子,一個私底下拉著我談前同居男朋友直言她想男人,一個找我喝茶、亮出她的手指頭,「伸長」她的指頭告訴我她連看著男人的「手指頭」都受不了。妄想惡念發作沒多久,雙雙一起被被流放到難度眾、難化緣、難勸募的邊地當住持吃苦,無論如何抗議求情說不要還是拖著長子宮瘤的病體赴任。

這個時代當住持是吃大苦、消大業、大承擔,等於天天泡在在家眾的夫妻男女父母家業問題裏處理世俗煩惱。天天看居士們痛苦,想想執迷男女之事代價那麼大,撐過瓶頸一路修行下去。

那是開悟者的手眼。

執著?那好,就鎮日經手俗眾的淫欲家業大苦,由境照心到自己放下自己的過去業種、超越習染為止。